<delect id="lafgx"><menu id="lafgx"></menu></delect>

<div id="lafgx"></div>

    <div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mark id="lafgx"></mark></ol></div>
  • <em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/ol></em>
  • 【作者文集】
    【作者资料】
    共计4919
     
    小孔考试记
    ——刘文伟
    21世纪初,国有企业管理改革之风吹遍大地,小孔的厂里也不甘落后,正紧锣密鼓地开展听起来酷、想起来玄、做起来难的“末位淘汰制”考试。毕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,厂领导郑重其事地下发了盖有鲜红公章的文件,并通知每个岗位上的工人必须参加。
    考试的细则和要求十分醒目地张贴在厂宣传画廊上,主要内容有:此种考试年年举行,各个技术等级的考试都分为应知(书面)和应会(?#23548;?#25805;作)二种形式,满分各为100?#37073;?#32771;毕依总分的高低排列名次,按参考总人数的百分之五的比例淘汰最后几名,遭淘汰者将被取消该等级的等级工津贴;若第二年考后没遭淘汰,则恢复原待遇;若第二年仍遭淘汰,则下降一级技术等级及相应的待遇。
    厂领导在大会小会上不厌其烦地申明:“同志们,考试仅是手段,目的是为了不断提高工人的技能,使企业发展有竞争力。”大小干部信誓旦旦地保证,考试过程公正,考试结果公开。
    此事掀起了轩然大波。参加考试的工人中,无论是天天在一个班上的,或者是每天?#32423;?#25171;个照面的,心态和表现都不相同:有的人吵吵闹闹、骂骂咧?#37073;?#24613;不可待地要去上访告状;有的人义正辞严地认为,等级工证书是国家××部颁发,具有不可撼动的权威性;有的人当面不响背后乱响,说什么让工人考试是为了不断提高技能,那么干部和管理人员一起参加考试不也提高了他们的业务水平吗?有的人凭借一手不错的技艺,自以为对考试如同三只?#31181;改?#30000;螺,十拿九稳;有的人幽默道,每年以百分之五的速度淘汰,用不?#20598;改?#22823;家都能挨到,所谓风水轮流转么;有的人?#23380;?#21644;某某领导是拐弯抹角或?#36766;状?#25925;的关系,加紧四处活动打招呼。
    ?#23637;?#19981;惑之年、性情温和、不善辞令的小孔是一名做维修保养的高级工。在厂里,同一等级的工人还有40名。显然,一番“搏杀”后,必有2人遭淘汰,这是一个雷打不动的硬指标。
    进厂二十多年来,小孔参加过名目繁多、花样百出的考试次数扳着?#31181;?#37117;数不过来,像二年一次由区劳动局主办的电工审证、一年一次由区供电所负责的高规审证、厂里经常性的安全生产考?#38498;?#31561;级工考试等。对于每一次考试,他比较珍惜,不会马虎敷衍,毕竟学艺不亏人嘛!虽然,他每次考试成绩不可能都是名列前茅,但也获得过不少奖状和奖金。另外,他?#20040;?#20063;是一名党员班组长,是负责“?#38498;?#25289;撒睡”的“芝麻绿豆官?#20445;?#23545;班组各个岗位上的工艺流程、设?#24178;?#26045;、操作保养、运行管理等了如指掌、应对自如。
    但,有些事让小孔感到不安和疑虑:考场里的监考官由厂各个职能部门的人员临时担任,没有监考“证书?#20445;?#30417;考质量如何值?#27809;?#30097;;在工作中,自己难免会与监考官中的个别人有过龃龉、有过磨擦、有过脸红脖子?#37073;?#21487;能会结下梁子,倘若在考试的紧要关头遭遇不公平,该找哪个部门哪位领?#35745;?#29702;、申诉和裁定呢?
    为了不浪费时间和精力,体恤工人的厂领导特意安排了一次辅导课,以缩小考试的复习?#27573;В?#32780;且,发了考题汇编,人手一册。
    上课?#40092;?#26159;厂设备科的,在遣字用句纰漏百出的考题汇编中,划出百?#21561;?#37325;点题,并有意无意、欲说还休地对重点题中的重点题旁敲侧击一番。喜的是,短的答案仅有几个字;忧的是,长的答案竟有二三百个字。台下有的人心不在焉地叼叼香烟,有的人交头接耳开起小会,有的人干脆伏在桌上打起瞌睡;但也有不少人专注地听讲,或埋头做着笔记。
    当天晚上,小孔一家三口围坐在饭桌上吃饭。小孔食不甘味,瞅着妻子和女儿咀嚼得有滋有味的情形,终于憋不住了,把考试的事一五一十地道出。女儿听着,脸上乐开了花,天真活泼道:“呵呵,原来?#20064;?#21644;我彼此彼此,?#32423;?#32771;试有着畏惧?#23567;!?#22971;子知道小孔有多少斤两,用不以为然的眼神瞟了他一眼,那意思是你考不出谁考得出?小孔叹道:“哎,万一考砸了,?#38498;?#23478;里的?#20849;?#23601;没那么可口了。”他话是这?#27492;担?#24515;里却打定主意:虽然考试结果充满变数,但考场中的人为因素不必?#21561;?#36807;重;毕竟,工夫不负有心人嘛,惟有努力复习迎考,才是一条正道和捷径。
    是夜起,每每夜深人静,孤灯独影下的小孔抛却一?#24615;幽睿?#32858;精会神地反复背诵重点题,有时从第一题顺背至最后一题,有时从最后一题倒背至第一题,有时从中间往两头背,直到所有的重点题都?#40841;?#28866;熟、了然于胸。
    不久,应知考试如期举?#23567;?#37027;是在一个阳光明媚、春风和煦的下午,小孔胸有成竹地走进?#21892;量?#25950;的会议室改成的考场,在主席台处,抽完一张数字代码(代表姓名)小纸条入座。
    乍一看,每人一个座位,考场?#38393;?#21508;站一名监考官,中间站着主考官,都是厂里大小干部。主考官吩咐:“考卷上只写数字代码,甭写自己姓名?#24576;?#20102;笔和计算器外,其余东西一律放在主席台上。”
    经过一阵小小的骚动,考场肃静下来,考试正式开始。当7张A4纸大小的考卷发下来,小孔便专心致志地审题,毫不迟疑地落笔,干净利索地考完,笑容满面地交卷。之后,他看了一下腕表,二个小时的考试时间,自己只花了四十五分钟。他再看?#27492;闹埽?#30417;考官们来回踱着?#35762;劍?#29992;警惕的目光扫视周遭的一举一动。参加应知考试的工人中,有的只顾答卷,目不旁视;有的抓耳挠腮,一副苦相;有的索性闭目养神,让笔静静地躺在考卷上。他心想:考场纪律严明,要想作弊那可是十二月里找杨梅,难上难呀!
    小孔走出考场,心中觉得十分痛快和得意,就像一个凯旋而归的运动员。
      
    一个星期后,小孔接到参加应会考试的通知。厂领导特地关照:“应会考试的内容,无非是工人在平时岗位上经常碰到的一些?#23548;?#38382;题,没必要复习。”
    说实话,工多出巧艺的小孔并不十分重视应会考试。他惦量:应会监考官们大多呆在办公室里画画图纸、排排计划,只是?#32423;?#25277;时间在各个?#23548;?#37324;溜达溜达、检查检查,他们的?#23548;?#25805;作和维修经验?#38477;?#22914;何,只有鬼知道!不过,在这节骨眼上,小孔还是常常翻翻技术书籍,画画电气图、零件图和安装图,做到以?#21171;?#19968;。
    应会考试那天的一大早,小孔调节好心态,就像平日一样赶到厂里。工人陆续来了,聚集在厂门卫室,伫候着主考官。主考官叫喊应知考试抽到的数字代码,同时谆谆告诫:“由于是‘末位淘汰制’考试,关系到每个人的经济利益和声誉,因此,先考的人不得向后考的人透露考试的内容;否则,泄题的人很有可能遭淘汰。”
    应会考场设在A、B、C三间堆着杂物的?#23548;?#37324;。不一会儿,主考官喊到小孔的数字代码,让他从A间考场考到B间考场,最后考C间考场。
    A间考场考得是机器解体。二位监考官是厂检验科的管理人?#20445;?#30475;见小孔进门,便点头示意,告诉他考题满分为35?#37073;?#29992;时四十分钟。
    小孔略一观察,捋起袖口,弯腰蹲下身子,两只粗糙结实的大手不闲着,充分施展平时在岗位上练就的技能,快刀斩乱麻,没费多大工夫便将这台机器拆装完毕,随后回答了二位监考官提出的三个问题。
    有句话说得好?#21644;?#34892;看热?#37073;?#20869;行看门道。其中一位监考官在颔?#36164;保?#35328;之凿凿地找出了小孔在某个?#26041;?#20013;的疏漏,在考卷上打了30分。小孔暗暗佩服监考官有着一副“火眼金睛?#20445;?#33021;明察秋毫。他知“强中自有强中?#37073;?#33021;人背后有能人?#20445;?#21482;能拜倒辕门,讪讪地去了B间考场。
    B间考场考得是根据高压电气柜图纸写出?#25296;?#25805;作程序。二位监考官是厂生产科的工程师,考前复述了与A间考场完全相同的要求。
    谚语道?#25788;?#19968;回亏,学一回乖。小孔汲取了A间考场扣分的教?#25285;?#20182;接过图纸,认真领会上面各种电气开关、闸刀的图形符号和文字符号的含义,仔细思量线路走向和题目要求;尔后,缓一口气,提笔疑思,在图纸下方的空白处字斟句酌地逐条写出?#25296;?#25805;作程序,写完后还很不放心地复核一遍,以免产生不必要的差错;交卷?#20445;?#20182;才意识到用时仅二十分钟。
    二位监考官低声商量了几句,随即在考卷上打了35分。满分啊!小孔顿生满足感,愉悦之色在脸上自然流露,连忙向二位监考官称谢,然后,走向C间考场。
    C间考场考得是排除开关柜内电气线路的故障。小孔抬头一瞧,不由头皮发炸,脸上暗?#20826;?#25616;几下,心里觉得如吞了一只大头?#26434;?#20284;的难受。原来,唯一的监考官是已经退休却又不知为何仍呆在厂里发挥“余?#21462;?#30340;郑高工。
    让小孔感到奇怪的是,郑高工在退休前常常吹嘘有多少?#19994;?#20301;出多少高薪在向他招?#37073;?#26681;本不满没有一官半职仅是厂生产科一员的现状,私下扬言巴不得尽早退休,但有谁料到他会出尔反尔、不甘寂寞呢?以往厂里的电气设?#24178;?#26045;有故障,具有电气高级技术职称的郑高工,在现场不表态不动?#37073;?#31561;别人维修安装完后,他就像不同凡响的高人似的指点迷津,而且屡试不爽。时间久了,弄清了郑高工底细的人很是怀疑他究竟有没有真才实学。但郑高工在检查工人的活计?#20445;?#24635;是摆出一副“老法师”的模样,高深莫测地“指导”一番,而?#20063;?#21457;的“高论?#20445;?#24037;人须俯首洗耳恭听并奉为圭阜。若遇不同意见者,挨训、扣奖、倒大霉的日子在后头。小孔吃过郑高工的苦头,深知他的手段。
    尽管以往小孔碰见郑高工时总感到别扭,但现在只得硬着头皮,用少有的谦卑陪上笑脸说:“郑高工,您好!”?#29677;牛?#37073;高工从鼻孔里应声,用阴冷的眼光打量小孔,凛然道:“开关柜的电气线路是Y一△接法,故障有三个,用时四十五分钟,满分为30分。哦,开?#21450;桑 彼低輳?#20182;很职业地看一下腕表,在考卷上写了考试时间是从十点五十分开始。
    小孔不?#19994;?#24930;,赶紧按程序断电,并做好安全措施,拿起桌上的万用表,把它调节在电阻?#25285;?#25226;背熟的Y—△接线图在脑子里闪来闪去,按部就班地从按钮部位开始查,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。十分钟后,他查出在热继电器常?#27838;?#28857;有一只故障。原来,郑高工将裸露的电线头轧掉,然后,将带塑料护套的电线塞进热继电器常?#27838;?#28857;的螺丝垫圈内,粗看接线牢固,实则因线头不导电而使整个回路不?#32426;ā?#23567;孔找出一把剥线钳,熟练地剥去一小截塑料护套,将裸露的电线头塞进热继电器常?#27838;?#28857;,用十字螺丝刀拧紧螺丝。
    一旁的郑高工,安坐在皮椅上,跷着二郎腿,抽烟喝茶,?#27492;?#24736;闲,其?#23548;?#32771;之事丝毫没有懈怠。
    小孔继续查找另外二只故障,过了十分钟,没有结果。他挺纳闷,不由喃喃自语:?#25226;?#24618;了,还有二只故?#31995;降?#22312;哪?”郑高工放下脚,起身掸了掸毕挺的黑色毛料西服上的烟灰,唬着?#24120;?#35686;告道:“别啰嗦!考试规矩你不是不知道。”又过了十分钟,小孔还是没有查出另外二只故障,难道真的阴沟里翻船?他不免心头?#20054;輳纪放?#25104;了疙瘩,攥着万用表的手心微微沁出汗水,?#38498;?#37324;许多排除故障的方法似乎被眼前那种压抑的气氛所束缚。
   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?#23567;?
    甘肃快3走势图
    <delect id="lafgx"><menu id="lafgx"></menu></delect>

    <div id="lafgx"></div>

    <div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mark id="lafgx"></mark></ol></div>
  • <em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/ol></em>
  • <delect id="lafgx"><menu id="lafgx"></menu></delect>

    <div id="lafgx"></div>

    <div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mark id="lafgx"></mark></ol></div>
  • <em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/ol></em>
  • 权杖女王电子游艺 恩波利与那不勒足球基本面 老11选5走势图 炸金花辅助 比特币挖矿机客户端 辛巴达的黄金之旅走势图 袖珍三公主 大航海时代东南亚 小丑鱼尼莫海底总动员7正版dvd 广东快乐十分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