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lafgx"><menu id="lafgx"></menu></delect>

<div id="lafgx"></div>

    <div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mark id="lafgx"></mark></ol></div>
  • <em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/ol></em>
  • 【作者文集】
    【作者资料】
    共计6159
     
    雪霁
    ——北松
    有人说,三十年前的一天,曾经下了这样一场雪。那天的雪花格外的晶莹,在风中飞旋成一场绝妙的舞蹈。那天还有阳光,温和地挂在天空中,释放着淡淡的成束的光芒······
      
    而这又是绝不可能的,晴月有点不可置信的望着川婆婆,婆婆有些着急:“不信你可以去问别人啊,风谷里所有人都是知道的,年轻的孩子们没有见过,但也都是知道的。”
      
    婆婆的声音缓慢而清晰,她?#25104;?#30340;皱纹和手中龙头杖上的折痕一样多:“传说,只有当天上的雪神和雪霁神相爱并在一起时才会出现这种情况,喔唷,这可是受诅咒的啊···”婆婆有些惶恐地看了周围一眼,用手触头做了一个祈祷的姿势,向周围可能存在的神灵求得饶恕,她没有半点不敬的意思。风谷里是有神仙的,这些神穿行在他们的世界里,人们看不到也听不到,但他们却可以知晓人所有的活动,哪怕是心里的。婆婆是懂规矩的人,关于雪神的事她不?#20197;?#35828;下去。
      
    而释寒,也就是刚刚婆婆说起的雪神就在她们的不远处,饶有兴趣地听着。她们说:“雪神和雪霁神相爱···”相爱过吗?释寒想要听下去,可是她们再也不说这种禁忌的事了。或许,真的是,相爱过吧······
      
    竹屋里传来婴儿的哭声,晴月放下手中的针线,向屋里跑去,她将孩子抱到院中,轻打着节拍。释寒望着那个孩子,孩子也望着他,停止了哭泣,只是眼睁睁地望着他。这样的目光,释寒的心不由得痛起来,是她,是她!
      
    他飞快地离开,婴儿的哭声又响起来,他都远远地抛在?#38498;蟆?#20182;没能阻止她的出世,也不知道季歌让雪霁?#21482;?#19968;世的用意是什么,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雪霁竟会对他变得?#21069;?#20919;淡······他像个没用的傻瓜,保护不了她,甚?#20102;?#37117;害怕接近她,因为只要靠近她,碰触到她灿烂的脸颊,他就会心痛,很剧烈的疼痛。而且,似乎这样?#19981;?#20260;害到她,似乎她也在拼命克制着那可恨的诅咒所带来的痛?#21815;?/DIV>
      
    在两个月以前她出世的那一天,释寒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在云居城内降了一场大雪,很多人都在雪中倒了下去,可是还是没能阻止她的出世。最终他无力地躺在云层之上,看季歌站在他面前说:“释寒,这些都只是徒?#20572;?#20320;要做的,只是忘记还有重新开始你自己的生活,你铸成的错,我可以宽恕你,似乎我也犯不着为这些人类而去责怪你。但是,天命,你永远也改变不了。”释寒不相信,他是不会相信的。他依然记得那一天,那是很美的一天。美丽的阳光下,有着片片飞扬的雪,如同精灵般美丽动人······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川婆婆看着晴月手中的婴孩,,问:“这孩子可有个名字?”
      
    “哦,她出世的那天,云居城降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,而且···她刚出生,雪就停了,所以,叫她雪离。”
      
    “可那时是七月份啊!”婆婆提醒着晴月。
      
    晴月想起死去的叶飞天,想起那铺天盖地的寒冷中唯一的一丝温暖,不由黯然:“?#21069;。?#25152;以奇怪,或许就是灭世法师所说的天劫吧。”
      
    “唔,战雪离,是不错的名字。”婆婆若有所思。
      
    “不,只是雪离,没有战,没有。”晴月的语气很急切,只是有那么一个瞬间,她眼里的悲伤多得几乎要溢出来。
      
    婆婆眼中并没有惊讶,她温和而慈祥的低着头,摆弄着手中的针线:“?#20197;?#35813;知道的···护儿,他没有那么好的福气···但我想,护儿应该得到这样的福气。”
      
    晴月抬起头,想要弄清楚这话里的含义,可是婆婆的眼帘垂着,怎么也看不到那眼里想的到?#36164;?#20160;么,难道,是想赶她走?不,绝不可以!“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逃,也逃?#36824;ぁぁぁぁぁぁ?/DIV>
      
    “我没有要赶你走,但这孩子,还是叫做战雪离吧。”婆婆说完,不容晴月再说什么,径自离开。
      
    晴月明白婆婆的意思,风谷是不允许一个外人进入的。因为风谷里世代流传的一个训言里,有一条是外人将会给风谷带来灭顶之灾。灭顶之灾,风谷里几位年长的族人打量着晴月,一个柔弱的女人,是不会有什么威胁的,况且,是战护带来的。战护,族人们都放心地点点头,这个天生神力,带领族人躲避了那么多次危险的年轻人,是可以信赖的。风谷的人们都是天性善良又与世无争的,不忍?#21738;?#22899;二人流落在外。于是,接纳了她。
      
    只是,她是以战护妻子的身份生存的,若是被族人知道并非如此,,或许他们不忍?#37027;?#36880;她,但总会为难的吧。
      
    无人的庭院,晴月的思绪飘到很远,她想起自己用尽生命去爱的那个人,最?#26454;?#32791;尽了她的所有后,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她驱赶出来。那个时候,雪离才刚刚出世。枫儿也?#36824;?#21018;刚开始习武,她都没有机会看着他长大了。?#36214;?#24819;起来,雪世君也曾给过她煊赫一时的生活,武?#32622;?#20027;的夫人,呵,多荣耀的称呼!只是这无限风光的背后,又含有多少无法言说的无?#21361;?#20182;不信任她,一次又一次的试探,她忍无可忍。这最后一次,竟是抵上了叶飞天的性命。那一刻,她心寒了。
      
    最开始的时候,雪世君?#36824;?#26159;个无名小辈,而叶飞天却已经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?#20572;?#20043;所以相互结识并结为兄弟只?#36824;?#26159;因了晴月?#19981;?#20182;。叶飞天极宠这个小师妹,那种深刻到骨子里的情意,她却一直逃避着。她和雪世君的相识,如今想起来,心底里的那丝怅然,是不是后悔了呢?晴月不知道。如今,她什么也没有了,什么地位、钱财,她并不在乎的,可是,叶飞天因此而死了,那个最宠她爱她的大哥因此而死了。她想问,当着他的面问个清楚,为什么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曾给她,为什么都不肯相信她,为什么要?#36824;?#32467;拜的情谊而至叶飞天于死地,为什么竟将她和雪离这孤儿寡母弃于?#36824;耍浚?/DIV>
      
    只是,晴月不由得苦笑,自己有什么资格去当面质问他呢,现在的自己,只是他?#39134;?#30340;一个亡命之徒罢了,疲于奔命的征途之中,她有什么时间去想这些呢?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云居城内,雪公府。
      
    光无夜带着一队人马风尘仆仆地赶到,他的步伐急切,到大厅内,却见雪世君不急不慢的品茶,他心下奇怪,但雪世君一向有自己的思量,他问:“二哥,为什么突然停止?#32610;?#23234;嫂?”
      
    雪世君回味着茶的味道,当初决定要除掉叶飞天时他也是这样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:“她自会回来的,或许是十年,或许是二十年。又或许一生都不来见我,如果这期间她不幸死?#35828;幕啊!?/DIV>
      
    光无?#20849;?#26126;白,这个二哥很多时候都让他捉摸不透。
      
    雪世君不着急,他有的是时间解释给他听:“已经过去了那么长时间,找不到就不可能再找到了。战护是何等人物,他跟了我三年我都没有摸清他的底?#31119;?#36825;次带着晴月逃到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也并不奇怪。”
      
    ?#21543;?#23234;是那么倔强的一个人,知道大哥已经···恐怕不会再回来吧。”光无夜声音很轻。
      
    雪世君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,却浸染了一?#38752;?#28073;在里面:“晴月可以不为自己,但她的女儿,她是不会丢下?#36824;?#30340;。无息樱草她或许是知道的,但最终的解药,却只在我手中。她会回来的,但这?#38382;?#38388;会很长,如果她不是这么倔就好了。?#19968;?#31561;着,等着她回来···”等着她回来原谅我······?#19981;?#35768;,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了。
      
    “可是···”光无夜还要说什么时,却见雪世君用眼神制止了他。雪世君的目光穿过他,望着他身后,眼神变得柔软、疼惜。光无夜有些诧异,他回过头去——一个小小的、倔强的身影,雪白的绸缎已经变得脏乱,可是,那孩子依旧固执地穿在身上,是雪枫。
      
    “枫儿。”雪世君走到他身边,丝毫没有理会雪枫衣服的脏乱,却好似那是极其珍贵的宝物。
      
    雪枫的泪,再也?#31181;?#19981;住,掉下来,砸进雪世君宽大的衣襟上:“娘去了哪里,还有妹妹,你们说妹妹出世就让枫儿教她学武功的···”
      
    “不准哭,也不准提起你的娘和妹妹。她们被一个叫做战护的人带走了,你要找到这个人,杀了他,你娘她们才会回来。而现在,去把衣服换掉,让乳娘给你做几件新的,以前的那些,统统扔掉!”
      
    “那是娘为枫儿做的···”雪枫?#33510;?#30528;。
      
    “不准再提你娘!”爹的眼神里是带着愤怒的,“连你也要违抗我么?!”
      
    他的语气不容反抗,雪枫一向怕爹爹,小小的他随侍女走出去。身后,雪世君的身影在“武?#31181;?#23562;”四个金字的映衬下渐渐模糊。
      
    在别人眼里,像是一夜之间,他像变了一个人。而这样别人所谓的一夜,于他却经历了好久。他尚且年幼,却已经不再会笑,会闹,会撒娇,会躺在地上耍赖皮,会穿洁白胜雪的锦衣了。这些曾经在他七岁的?#26494;?#37324;再寻常?#36824;?#30340;事,如今已经销声匿迹,再也不会重现。他果然没有再哭过,只是很多个夜晚,他从噩梦中大汗淋漓地醒过来,?#32531;?#27985;身都会颤抖。他记得有一日他看到的那具尸体,尸身已经腐烂,但那身千年白狐做的狐衣,他永远不会看错,那是大伯的。随着年龄的渐渐增长,他有时会听到别人说,大伯违背?#35828;?#29241;,大伯爱着娘,所以是该死的,甚?#20102;?#21518;,都没有为他建一座坟墓。年幼的雪枫蹲下来,开始吐,吐得身体都在抽搐。如果大伯爱着娘,那么娘呢,是不是也像大伯这样,因为违背?#35828;?#29241;,所以···所以,死在了哪个不知名的?#35282;稹?/DIV>
      
    他小心翼翼地生活着,乖巧地听爹爹的每一句话,因为,他害怕哪天若是自己违背?#35828;?#29241;,是不是?#19981;?#26377;这样的一个下场···他在爹吩咐的每一件事上都谨慎地做好,包括让他接受各种各样的历练,包括让他杀人。雪枫记得,那年他?#36824;?#21482;有十六岁,在这之前他和无数的野兽搏斗,而这次,爹爹让他杀死一个人。那个名叫子使的中年剑?#20572;?#21482;是一个什么也没做却被爹爹利用的替罪羊,他在死前毫不畏惧,而且指着爹爹放声大骂,雪枫敬佩他的勇气,但还是和他比试,看他的血在自己剑上一滴?#28201;?#19979;。一切,都只是自己太胆小,也太害怕失去。他已经失去世间所有的温暖,不能,再失去爹爹,虽然他那么怕他。
      
    他不住在尽极奢华的雪公府,而他挚爱的竹园也再不曾去过。他想念那里的竹叶,那里的竹屋,竹屋前的小石桌上总?#21069;?#25918;着爹爹最爱喝的葡萄?#30130;?#26377;时候趁着爹爹和娘不注意,他?#19981;嵬低?#21917;一口······那样的?#19988;洌?#38634;枫不愿再想起了。因此,虽然割舍不下,他却还是固执地没有再回去过。有时候他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原野上,走在清幽的小径,亦或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?#29992;?#20013;醒来,他总是会想,等到有一天,他找到娘和妹妹了,如果有这样一天的话,他?#25346;?#20102;这么多年的感情,他藏匿了这么多年的柔软就会全部喷薄而发。只是在这之前,人们看到的,永远只是那抹黑色的冷酷的?#30333;印?/DIV>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而雪离,她是个幸福许多的丫头,失去那些泼天?#36824;?#21644;权势的同时,风谷里所有人都对她很好,在这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里,一切显得那么祥和而宁静。如果说有奇怪,那么一定只有那个经常出现的雪衣人。
   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。
    甘肃快3走势图
    <delect id="lafgx"><menu id="lafgx"></menu></delect>

    <div id="lafgx"></div>

    <div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mark id="lafgx"></mark></ol></div>
  • <em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/ol></em>
  • <delect id="lafgx"><menu id="lafgx"></menu></delect>

    <div id="lafgx"></div>

    <div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mark id="lafgx"></mark></ol></div>
  • <em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/ol></em>
  • 太空漫游四部曲 东方珍兽下载 奥格斯堡vs莱红牛比分预测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四川一定牛 福建时时彩侦破案 快乐赛车开奖纪录 网上棋牌现金网 ag旗舰厅体验 北京pk10冠军技巧 水果老虎机有规律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