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lafgx"><menu id="lafgx"></menu></delect>

<div id="lafgx"></div>

    <div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mark id="lafgx"></mark></ol></div>
  • <em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/ol></em>
  • 【作者文集】
    【作者资料】
    共计2532
     
    李绂修志
    ——郭国胜
    李绂修志
      
    李绂(1673~1750),?#24535;?#26469;,号穆堂,清代江西临川人。康熙进士,历任侍讲学士、内阁学?#24247;?#32844;。雍正二年(1724)任广西巡抚,四年(1726)授直隶总督,以参劾雍正皇帝宠信的河南巡抚田文镜贪虐事得罪。乾隆初授户部侍郎。后致仕。他治陆王学派理学,又曾撰文对王安石事迹有所辩正,蔡上翔《王荆公年谱考略》多引其说。著有《穆堂类稿、续稿、别稿》《陆子学谱》《朱子晚年全论》《阳明学录》《八旗志书》等。
    清朝是我国封建时代地方志发展的全盛阶段,地方志体系完全确立。 其主要表?#30452;?#26159;修志规模大、成书数量多,形成了系统的方志学理论,在辑佚旧志方面也做出了相当成绩。清代所以成为地方志发展的全盛时期,是同清朝最高统治者积极提倡分不开的。顺治十八年(1661),清廷命令河南巡抚贾汉复督修方志。康熙十一年(1672),诏令各地设局修志,限期完成,并颁布以《河南通志》为式。 ?#21448;?#22830;到地方建立起逐级行文、颁发志例、申详?#26102;ā?#20005;格审查、定期修志等一整套行之有效的修志工作制度,推动了修志事业的空前发展。据《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》所载,现存全国地方志总数8200余种,其中清代方志有5701种,约占70%。
    由于统治者积极倡?#36857;?#32534;修志书风气盛行,不少鸿学大儒也积极参与。由于他们具有相当的学识,对于如何编修志书均有?#32422;?#30340;观点和主张,在?#23548;?#20013;又多所体会,并注意总结经验,大大推动了方志理论的发展,促使方志学科体系逐渐形成。在这些学者中,对于方志理论论述颇丰、建树较著者有顾炎武、卫周祚、张沐、宫梦仁、储大文以及方苞、李绂等。
    李绂少时孤贫,好学聪颖,读书经目成诵,有神童之称。康熙四十四年(1705)举江西乡试第一。四十八年(1709)进士,选庶吉士,散馆授编修。五十九年(1720)升内阁学士。雍正二年(1724)四月任广西巡抚。到任后,惩贪肃暴,勤政爱民,使吏风一新,土苗?#38498;停?#24191;西边地得以安定,受到雍正嘉奖。
    在广西巡抚任上,李绂按照朝廷统一部署,编修《广西通志》。他不但主持修志工作,而且亲自?#22870;实?#20219;主编。由于李绂学?#23545;?#21338;、功底深厚、精通方志业务,又深谙省情、勤奋笔耕,很快就拿出了初稿。初稿为纲目体,以纲统目,层次分明, 内容丰富,文?#24535;?#28860;。但李绂家乡情结浓厚,在编纂《广西通志》“人物”时,违背人物选入标?#36857;?#23558;江西在广西为官之人,不论政绩、人品优劣,概行载入。雍正帝审稿时发现这一重大主观恶意,勃然大怒,下旨严厉斥责李绂“率意徇情,瞻顾桑梓”,质?#30465;?#22914;此之志书,岂?#25353;?#19990;?”诏令禁止志稿刊印,改派金鉷等人在志稿基础上重修。雍正帝认为李绂在《广西通志》编修工作中表现出来的?#20365;獠皇?#20010;案,必须抓住?#35828;?#22411;,清除全国修志工作隐患。雍正六年(1728),雍正帝发出谕?#36857;骸?#24535;书与史传相表里,其登载一代名宦人物,?#29616;?#23665;川风土?#20219;?#32039;要,必详细确查,慎重实用,至公至当。”并明确要求“各省督抚,将本省通志重加修辑,务期考据详明,采摭精当,?#20219;?#32570;略,亦无冒?#27169;?#20197;成完善之书。” 还在谕?#36158;?#35268;定:“如所纂之志书,果能精详公当,而又速成,着将督抚等官修交部议叙。倘时?#21344;?#24310;,而所纂之书又草率?#31302;裕?#25110;至有如李绂之循情率意者,亦即?#21448;?#22788;份。”将方志编纂的公正、严谨程度,作为吏部考察、提拔官吏的重要依据之一。
    雍正四年(1726),李绂被任为直隶总督。五年(1727),被田文镜诬陷庇护私党下狱,后因清廉被赦免。出狱后奉敕主编《八旗通志》。李绂深刻汲取《广西通志?#26041;萄担?#31471;正修志态度,钻研方志业务,查阅了大量内廷档案,走访了众多皇戚贵胄,闭门谢客,专心著述,历时13年成书。《八旗通志》初集250卷,二集256卷(包括卷首12卷),?#32844;?#24535;(旗务、土田、营建、兵制、职官、学校、典礼、艺文)、八表(封爵、世职、八旗大臣、宗人府、内阁大臣、部院大臣、省直大臣、选举)及列传3大部分。《八旗通志》集满族档案、图书之大成,为后人了解、研究和发掘清朝前期的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文化等历史提供了重要参考?#25512;局ぁ?/DIV>
    李绂在官职和丁忧期间,还主纂《临川县志》《汀州府志》,自撰《西江志补》《抚州续志》等。他不但修志成果丰富,而且善于从修志?#23548;?#20013;总结经验,上升为理论。他为《八旗通志》《临川县志?#20998;贫?#20961;例,为修《广西通志》颁布《查取图册咨诹利弊檄》《重修通志查取文卷檄》《行查各府金石碑刻檄》,还撰有《八旗通志》各分志序、《广西通志》序、《畿辅通志》及其各分志序、《河套志》序、《余庆县志》序、《汀州府志》序、《庐陵沿革表》序、《庐陵天文志》序、《庐陵官师表》序等40余序,并通过书信往来及诗歌唱和形式,与江西巡抚白潢等商讨方志编纂及方志理论?#20365;狻?#36890;过不断地?#23548;?#24635;结、提炼,李绂形成了?#32422;?#29420;特的方志理论。
    关于方志性质,李绂反对方志属地理书的传统观念,多次明确指出“志,固?#20998;?#23646;也”,“邦国之志,?#20998;?#23646;也”,“皇?#30651;?#22495;志,国史所权舆”等等,主张方志应归入史书类。这一见解虽有缺陷之处,但对扭转明代?#38498;?#25991;?#20303;?#25552;高典籍地位大有作用。关于方志起源,李绂认为“志始见于《周礼》。小史掌邦之志,外史掌四方之志。……春秋列国皆有史,后世郡县皆有志,?#38498;?#24449;考文献,千载犹旦暮焉。……一邑之志与志天下,无以异也。”方志即来?#20174;?#27492;。关于方志编纂,李绂主张“以诸史为宗”,“悉按列史时代统辖”,并具体规定记载?#27573;А?#38376;类设置、文辞章法等各方面。关于志书功用及特点,李绂认为应广征博?#26705;?#31361;出其 ?#30333;胙约?#20107;,必载原书”等特点,切忌浮华空疏,使之成为一部能“籍征考”、?#30333;试?#25454;”的地方信史,“庶几上稽前事,下协人情,藉资兴革,实关治道。”关于修志人员素质,李绂发前人所未发,提出了“志才”与“志志”两个条件,前者指修志者必须具备的学识才?#26705;?#21518;者指编修志书上的志向、愿望及责任?#26657;?#20108;者缺一不?#26705;?#26377;其才而无其志”或“有其志而无其才”?#22025;?#27861;编出一部好的志书来。 关于志书的时代?#38498;?#22320;区性,李绂认为“今昔殊形,中外异制”,理应有所侧重,各具特点。
    李绂对于方志理论钻研较深,涉及面亦广,其理论成果有其独到精辟之处,为乾嘉方志学的正式建立作出了较大的贡献,实可称为中国方志学发展?#20998;?#25215;上启下的人物。
      
      
     
   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。
    甘肃快3走势图
    <delect id="lafgx"><menu id="lafgx"></menu></delect>

    <div id="lafgx"></div>

    <div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mark id="lafgx"></mark></ol></div>
  • <em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/ol></em>
  • <delect id="lafgx"><menu id="lafgx"></menu></delect>

    <div id="lafgx"></div>

    <div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mark id="lafgx"></mark></ol></div>
  • <em id="lafgx"><ol id="lafgx"></ol></em>
  • 封神榜官网 水晶宫对沃特福德比分 百变王牌app IM体育app pt电子是什么 御龙在天国战称号 龙龙龙怎么玩 广东彩票app 亲吻王子闯关 今日3d开奖结果